首頁
新聞動態 首頁 > 新聞動態 > 正文

人居學院程海教授團隊和美國加州州立大學教授最新合作研究成果在Science子刊發表

日期:2019-11-15 點擊數: 來源:

 


 

 

北京時間20191114日凌晨3:00,Science子刊 Science Advances在線刊發了程海教授團隊和美國加州州立大學Ashish Sinha教授等的最新研究成果--氣候變化在新亞述帝國興衰中的作用 (Role of Climate in 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Neo-Assyrian Empire)。

 


1 (A) 新亞述帝國宮殿復原圖。1945年在Nimrud(新亞述帝國早期首都,毀于公元前612年)被挖掘,1849Austen Henry Layard重繪(紐約公共圖書館,digitalcollections.nypl.org)。 (B) Ashurbanipal國王淺浮雕像(亞述帝國最后一個偉大君主),該淺浮雕描述了皇室獵獅的情景(大英博物館提供)。(C)公元前612年,在巴比倫軍和中央軍圍攻新亞述帝國后期首都Nineveh時的受難者殘?。又莶死髮WD. Stronach教授挖掘,并攝影)。

 

新亞述帝國(約公元前912-609年)是當時世界上國土面積最大也是權利最為強盛的帝國,其政治和經濟中心位于今伊拉克北部。經過兩百多年的統治,新亞述帝國在約公元前670年達到最為強盛時期,然而隨后這一政權卻在短短幾年的時間內(公元前615-609年)迅速瓦解。帝國的迅速衰敗以及該區域后來遭受長達百年蹂躪和遺棄的原因,一直困擾著考古學家。早期研究認為新亞述帝國滅亡主要是由于帝國內部的權利紛爭,領土過度擴張,軍隊節節敗退所致。本研究從古氣候變化的角度探討了亞述帝國興衰原因。通過建立過去4000年以來伊拉克北部Kuna Ba洞穴的高分辨率、精確定年石筍古氣候記錄,本研究發現新亞述帝國的興盛恰好位于過去4000年里最為濕潤的200年(公元前950-750年),隨后在公元前七世紀早期至中期,該區域發生了強度類似于現代的極度干旱事件并持續了數十年。長期嚴重的干旱逐漸削弱了新亞述帝國的農業生產,為其突然、迅速的滅亡埋下了隱患。


2 現代氣候-地理分布圖和石筍記錄。(A-B)亞述帝國強盛時期的版圖(紫色虛線包圍區域)。 帝國核心區位于伊拉克北部三角形區域內,三個城市Assur(現代Qal’at Sherqat),Nineveh(現代Mosul)Arbela(現代Erbil)都曾是亞述帝國統治時期的首都。如今該三角核心區恰好位于現代谷物生產區,200-300mm雨季等降水量帶是決定谷物可否正常生產的“易變帶”(圖B),其平均位置如圖中黃色條帶所示,降水異常偏多時向南移動(綠色條帶),降水異常減少時向北移動(棕色條帶)。2007-2008作為該地區近50年來降水最少的時段,該地區降水異常分布圖(A)表明敘利亞和伊拉克北部降水減少量達60%,谷類農作物均無法正常生產。(CKuna Ba洞石筍NIR2樣品掃描圖。(D)根據石筍δ18O重建的過去4000年古氣候記錄。(E)新亞述帝國關鍵歷史事件與氣候記錄對比圖。

Kuna Ba 洞穴石筍記錄刻畫了過去4000年以來多次且長達數十年的干旱事件。公元前850-740年是該地區歷史上最為濕潤的時期之一,相較1980-2007年其雨季降水增加了~15%-30%,這一時期恰好對應亞述帝國擴張期。公元前675-550年是該地區十分干旱的時期,對應亞述帝國的動亂滅亡期。本研究表明氣候持續干旱早于新亞速帝國經濟崩潰約100年。在氣候濕潤期,谷物高產促進了高密度城鎮化以及帝國擴張。然而在公元前7世紀開始,持續多年的嚴重干旱大大減少了谷物生產,削弱了新亞述帝國的經濟發展,最終促使其滅亡。除此之外,研究者還指出在近百年持續干旱的趨勢下,目前持續多年的干旱事件是過去四千年以來最為嚴重的干旱時期。

美國加州州立大學Ashish Sinha教授曾是我校講座教授,是該文章的第一作者,Ashish Sinha教授和副教授Gayatri Kathayat是本文的共同通訊作者,程海教授團隊參與其中。該研究得到了中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美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等項目資助以及全球環境變化研究院院級大型儀器設備共享平臺的支持。

論文鏈接:https://advances.sciencemag.org/content/5/11/eaax6656

相關報道鏈接:

http://news.sciencenet.cn/sbhtmlnews/2019/11/351135.shtm

http://www.snkjb.com/keji/chuangye/2019/1115/10027807.html

http://theconversation.com/climate-change-fueled-the-rise-and-demise-of-the-neo-assyrian-empire-superpower-of-the-ancient-world-126661

供 稿:人居學院 李瀚瑛,田野,宗保云

上一篇:[初心·使命]人居學院研究生新生開展“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活動

下一篇:人居學院開展普法講堂活動

博猫彩票